云水剑第九十八章九重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云水剑 第九十八章九重

清晨,京城。

天刚蒙蒙亮,街道上的人烟还是稀少,一dǐng华丽的轿子行于街道之上,抬轿之人都是虎背熊腰,眼神锐利,步伐稳健,明眼人都能看出抬轿那几人竟都是武功高强之人,而其四周的卫士都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极其谨慎,有着如此森严的守护,轿中之人必定是身份极其尊贵之人,而阵势之前的大旗之上赫然便是“贤”,那么轿中之人不是贤王还是何人?

贤王正襟危坐在轿内,微蹙着眉,沉思着,一向自信强势的贤王此时却是有些恼火,因为在昨天的朝堂上,原来处于弱势的圣上却是抛出了皇室人员除圣上外没收兵权的提议,这无疑就是针对贤王,奇怪的是那几位老臣似是约好般,一齐向贤王难,就是与贤王交好的尚书耿大人也是向贤王逼宫,由于事突然,毫无征兆,贤王一时间处于被动,只得在关键时刻假借病,以内力催使筋脉异常,骗过御医,方才脱离,但今天的朝堂上,一定又会提出。

可现在天机不在贤王身边,贤王无法像往常一样靠天机的出谋划策来克敌致胜,这次只能靠他自己。

想到这里,贤王努力使自己的心静下来,且其智力本就不弱,慢慢在心中分析着目前的形势,这次事件事之突然,应该改变思维问题之尖锐,朝臣之拥护,几相结合,可见必定是预谋好的,目标便是贤王的兵权,而照平常圣上的软弱无能来看,其背后必定有人在出谋划策,而且可以瞄准天机不在的时机,当今天下有如此精确情报实力的势力,除了叶家云水楼,贤王实在想不到还会有谁,但现在叶风远在魔山,不会出现在这里。

贤王有些迷茫,一时间踌躇不定,伸出大手掀起轿帘,看向外面的景象,天还是微亮,人不是太多,但当他看到街边的包子铺时,心中一动,有些感伤,因为明月当年便是十分喜欢吃这家的包子,但如今玉人却不在身旁,而贤王猜测到,难道圣上背后的人会是明月?

半晌后,贤王却又是摇头,否定了是明月的可能,虽説明月叛出圣门,但以明月的性格,一定不会在京城,或许此时会在魔山找寻叶风,但要不是明月,普天之上难道还有此等计谋高手?

贤王有些沮丧,思考半天都是想不出所以然来,索性不再思考,幸好他已联系好群臣,除了那几位重臣之外,其他的朝臣基本都会反对圣上的提议,由此见,今天的朝堂之上必定是一番龙争虎斗。

华丽的锦轿离皇宫大门愈来愈近,而贤王的心里却是突然镇定下来,紧紧攥着手里的笏,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挑战,隐忍这么多年才得到的优势,才看到登上皇位的曙光,他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

而另一边,皇宫内院之内,一身着黄袍之人步行于花园内,满脸正气,双手叠在背后,剑眉皱起,鹰眼出锐利的光芒,他喝退了宫人,自顾行于亭中,静静站立。这便是当今圣上赵琦。

倏然,他却是突然朝阴暗处説道:“出来吧!”

随着赵琦的话音落下,一道黑影慢慢浮现,极其诡异,待那黑影走到近处,才看清来人的面目,只见他一身白衣,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整个人妖魅异常。

那人径直行于一边,坐于亭栏之上,手里把玩着一把匕,杀气外露,丝毫没有因为面前的人是当今圣上而拘谨,反倒是随意而为。

赵琦却也是不恼,但眼中一闪而过的厉色却是没有逃脱神秘男子的眼睛,男子心中冷笑,但心里也是微凛,都説当今圣上懦弱无能,但当他来这几天,便是现圣上并非懦弱无能,反倒是能人善用,只是缺少空间让他施展,最让人忌惮的便是圣上的阴狠,只要是能巩固皇位的方法,他都完全采纳,完全不顾是否有违人道。

赵琦轻笑道:“不知先生可有把握,一会就该上朝了。”

神秘男子瞥了一眼赵琦,淡笑道:“圣上,大家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凭借这一次就能扳倒贤王,先不説贤王在朝中的势力根深蒂固,且其智力本就不弱,相信此时已经猜测到圣上背后定是有人在出谋划策,他也一定想好了对策,朝中的大臣一定与他私通,除了几位先帝托孤的重臣,基本上都会站在贤王一边,而且我也要离开一阵,免得让贤王的天罗地抓住,而我们此次的行动,不过是让贤王的行动暂缓,争取时间而已。”

“先生,你要走了!”赵琦一惊,语气里有些颤音,似是害怕,然后接着才説,“那寡人怎么办?”

男子笑意更甚,赞叹面前的圣上演技出色,但还是接话道:“只要圣上照我説的做,以先帝的名义去和那几位重臣结交,短时间内,贤王不会对你怎样的,而我们会在江湖上布置,助得圣上保住皇位!”

赵琦一喜,便是説道:“先生大才,不知可否留下为寡人效力,一直想问先生,到底是何人,来自何方?”

男子轻笑,手里的匕越转越快,片刻后,説道:“圣上,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之后也会知道,我来自叶家云水楼,名为叶九重,至于留下效力,呵呵,圣上,不要为难我了,我一个人孤云野鹤推进技术进步习惯了,实在受不了皇宫的束缚。”

赵琦一惊,颤声问道:“可是先帝手下叶将军的家族,想不到壮大到如此,据説多年前被仇家灭门,近段时间叶风重振叶家,最近风头正劲啊,先生也姓叶,不知先生是叶家何人,难道就是叶风?”

“不是,叶风是我们家主,我只是碰巧也姓叶而已。”叶九重淡声説道。

“那先生居于朝堂之上,为国效力,岂不美哉?何必为了叶风效力呢?”赵琦并不死心,还是紧追不放。

叶九重微抬起头,眼神蓦然一凝,气息升起,内力散出,杀气凛然,令得赵琦一退,满脸是汗,他见目的达到,这才缓缓收功,説道:“在下不为叶家效力,而是为小姐效力,只要小姐在一天,我便在叶家一天!至于此事,休得再提!”

赵琦连忙説道:“知晓了,知晓了,先生莫要动怒,寡人去上朝了,先生请自便。”説话间,赵琦便是出了庭院,向朝堂行去,而他眼中尽是阴狠。

叶九重似是知晓,不禁不屑一笑,自顾説道:“不自量力,唉,小姐,为什么我在你的心中永远比不过叶风,只要婉儿小姐能每天对我笑,我死了也甘愿了。”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保妇康栓几天疗程
长效单片复方制剂降压药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