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武战神第2786章演戏功夫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炎武战神 第2786章、演戏功夫

想着,要救小王八也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为了能够彻底打消血尊的疑心,凌天羽可是足足躺了整整七日。

而这七日以来,血龙倒是照顾有加,生怕怠慢了血厉,时刻都在为凌天羽护法,想着凌天羽一醒来就能见到自己。

七日了,是时候了

忽而

凌天羽浑身闪耀起邪恶血光,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冰室,猛地盘坐起来,运息调理了几分,沉沉吐出一口浊气,然后缓缓睁开血瞳。

“真是万幸,老夫竟然还活着,不会是在做梦吧”凌天羽满是困惑的样子。

正困惑着,机灵的血龙立马便笑意盈盈的迎了过来,那副热情的样子差点就要投怀送抱了,惊喜万分的笑道:“哈哈龙某就知,厉长老吉人天相,福运栽身,可算是出关了”

“龙城主你怎么”凌天羽眉头微皱,大感困惑。

“厉长老怕是不知,前段日子您在外遭狂贼暗算,昏倒在我血龙城外。而我属下出外巡逻,碰巧发现了您老,龙某得知之后,自然不敢怠慢,便擅作主张将厉长老安顿在我寒舍,还望别介意。”血龙客客气气的笑道。

“恩”

凌天羽寻思了会儿,恍然道:“听你这么一说,老夫倒是有些印象了,只是当时老夫深中异火,一路耗损血元,然后便实在支撑不住,便昏阙了过去,想不到竟能侥幸走到血龙城,那可真多亏了龙城主相助。”

“厉长老言重了,龙某带您回来不假,可厉长老体内的异火极其霸道,龙某实在无能为力。这不急着向尊主禀报,所以厉长老现在能够恢复如初,可都是尊主妙手回春啊。”血龙自然不忘提起血尊。

“尊主”凌天羽面色惊怔,忙道:“不好老夫这趟耽搁了那么久,那便不打扰龙城主你,老夫得赶着回去复命。”

“厉长老不忙,尊主临走前已经特别交代过,让您老先行好生调养,复命这事不急”血龙说着手中亮出一个血纹药瓶,恭敬十足的递了过去:“还有,这是尊主特别给您留下的圣丹,尊主知道您此番元气损耗不轻,特此给您服用。”

凌天羽满是感动的接过药瓶,叹然道:“尊主大恩,可老夫却辜负了他的期望,不仅没能如他所愿,完成使命,反而险些连性命都丢了,如今还得让尊主为老夫劳心劳心,老夫实在万分忏愧啊。”

“厉长老不必自责,龙某对于此番变故也是有几分了解,不是厉长老没有出力,只是敌人太过强大狡猾,就是尊主也未能将其拿下。”血龙正色道:“而且现在血族损失极重,正是用人之际,尤其是厉长老您,深得尊主器重,可要千万保重身子啊。”

“唉~老夫无能,往后定然倍加苦修,才能不枉费尊主待老夫的一番苦心栽培。”凌天羽满是自责的叹息道,像是演戏这功夫,早已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别说是血龙,只怕是血尊都得被糊弄住。

“呵呵,那龙某还是得厚脸让厉长老,在尊主面前为我多多美言几句呢。”血龙微微一笑。

“当然,若非是你,只怕老夫早已横死在外,成为孤魂野鬼。你待老夫有恩,往后自然不会亏待你。”凌天羽说道。

“那龙某就先谢过厉长老。”血龙大为惊喜,然后早已备好了三个神色浑浑噩噩的血奴,而且这血奴生前的修为极强,达到道境修为,便一副巴结的口气笑道:“呵呵,对了,尊主说过,这圣丹还是得需要血奴的一同吸收,厉长老损耗的血元才会恢复得快些而这三个血奴,说来笑话,是龙某藏私,一直都不舍得用呢,这不特别孝敬您老。”

“有心了。”凌天羽满是感激,心知血尊不会那么容易放下对自己的疑心,估计得知自己苏醒,很快便会暗中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

“厉长老如果方便的话,龙某立刻为您护法,待您恢复圣体,龙某便为您老接风洗尘。”血龙客客气气的笑道。

“那便有劳了。”凌天羽微微点头,虽然不敢直接去窥视冰室异动,但心想血尊估测已经在暗中监视了自己。

毕竟,以往魔灵潜伏在神界,类似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而血厉毕竟失踪多日,血尊难免会有诸多起疑,不得慎重。

凌天羽倒是不慌,虽然寄体在血厉体内,但本身体质与灵魂印记始终完整保留着。而凌天羽只算是潜伏在血厉的深部意识,以傀儡的方式操控着,只要不露出破绽,量是血尊也无法分辨出来。

旋即

凌天羽盘坐于冰床中,之前已经搜夺过血厉的灵魂记忆,自然清楚血族的修炼法门。

血族

为炼血之术,培育血元,血元的强弱决定着自身修为。要想要提升修为的话,除了自身的领悟,血族还得依赖吸收生灵精血元气。而血龙不敢怠慢,从旁护法,三个血奴也是准备就位。

不由

凌天羽便吞下血元丹,丹药入口即化,一股强大精纯的邪恶力量,伴着某种浓烈的血腥味味道,顷刻间流淌周身血脉。

“好丹”

凌天羽暗赞,这血尊对自己的手下的确不吝啬,绝对是达到帝丹级层次,而且还没有涉案人洪某的名字是极品,想不到血尊还是炼丹能手。

接着

凌天羽也不客气,直接一掌吸过一个血奴。毕竟血厉可不是什么善类,手段狠辣,所以吸收血奴的时候必须得表现得果断与狠毒。

吞噬

血奴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体内的道元与道血,迅速便被凌天羽吞噬,整个身体迅速的干瘪下来,看得让血龙怪心疼的。

同时

在某处暗血色的洞窟中,血尊正凌空端坐,眼前呈现出一副镜像。而镜像中便投射出凌天羽正盘坐于冰床,运功恢复血元。

“厉老的风格还是没有变,看来真是本尊多心了。”血尊微微轻叹了声,但也没有就此作罢,细细的监视着凌天羽的一举一动。

而凌天羽更是谨慎,早已事先对血厉的体质作出准确的评估,在对这颗血元丹与血奴所能恢复到的血元层次也作出了估量。想要完美的瞒天过海,彻底打消血尊的疑心,那记得保证任何一个细节都不容出错。

这时

在吸收血元丹与血奴之时,凌天羽小心翼翼的控制住血厉,逐渐恢复增强着所损耗的血元。这整个过程看起来轻松,其实是非常棘手。

毕竟,血厉现在只是控的傀儡,岂能随心所欲的自主修炼,所以整个过程的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变化,凌天羽都得算计精确的把握着。不能恢复得太快,也不能恢复得太慢了,无时无刻都得把握着节奏,向外人看来完全是在全神贯注的修炼。

然后

第二个,第三个,三个血奴,皆被凌天羽吞噬殆尽。再加上血元丹的辅助,凌天羽便让血厉恢复到七层的元气,由于血元丹的一些强化特性,凌天羽还特地稍微强化了几分血厉的体质。

整个过程,可谓是万分谨慎,细致入微。而血尊也是从头到尾都在暗中监视着,的确没有发觉到任何的异常,便隐去了镜像。

“成了”

凌天羽深呼了口气,确定没有异动之后,整个人总算松了口气,这整整半日修炼下来,可是身心疲惫,着实耗损精力。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了,想必血尊已经打消了对自己的怀疑,只要自己乐意,现在就可以回去复命,很快就能见到小王八了。

而血龙确实够机灵的,一见凌天羽出关,便拱手笑道:“恭喜厉长老,大乘出关”

“多亏龙城主所赐血奴,才能老夫这么快恢复到七层元气。”凌天羽笑道。

“呵呵,来日方长,以厉长老的能力,不须多日,便能恢复鼎盛修为。”血龙笑道:“对了,龙某看厉长老也不须急着赶着回去复命,不如留多一日,也好让龙某尽尽地主之谊。”

顿了下,血龙又笑眯眯的贼笑道:“对了,龙某知道厉长老有那方面的喜好,龙某已经为您老准备了几位上等尤物好生伺候你。”

凌天羽差点忘了,从血厉的灵魂记忆搜夺可知,这血厉绝对是十足的老。要是血尊还是在暗中监视着自己的话,那自己不还得继续演足这场戏。

想是这么想,但凌天羽还是故意展露出一位极其猥琐的样子阴笑道:“桀桀龙城主真是太有心了,老夫确实是有好些日子没开荤了。”

“哈哈那请厉长老放心,保管让您满意”血龙大笑。

“是不是处的要是你享用过的话,那老夫可没这兴趣再去糟蹋”凌天羽白了眼。

“这个这倒是有位,只是难驯服些。本来还想着炼化血奴呢,只是这丫头性格太倔,而且体质较为体质,也便一直囚禁着。”血龙笑道。

“龙城主,你这可就不对了,竟有这等尤物,岂能藏私像是这等烈女,老夫就更加有兴趣去征服了,今夜便送过来好好伺候老夫”凌天羽表现出一副迫不及待的色心模样,这才对得起血厉的性格。

铁岭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老人中风
小儿食积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