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第三百四十三章舞会和沙龙中的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越1862 第三百四十三章 舞会和沙龙中的罗本上校

“大人,新加坡发来的电报:一切安好。”

范德榜捏着一张电文,来到了刘暹跟前。新加坡一切安好,这就是说新加坡的英国海陆军,到现在为止依旧还没任何动作。英国人还没有掺和进西婆罗洲。

刘暹内心还保持着平静。新加坡的情报站是一旦有紧急情况,就立刻向香港发报,消息再有香港转拍台南。而要是始终局势平静,那么就会隔五天发一次报。让刘暹始终牢牢掌控住英国人的态度变化。

同时间的广州城。一身洋装打扮的霍广正笑着跟送别自己的英国驻广州领事巴里克告别,他的任务今天是完成了。用五十万两银子向英国人下了一笔关于纺织机械、机床磨床等机械设备上的订单。

这不是花钱买平安,而只是一种直白的示好。只是英国人到底吃不吃这一套,却还很不好说。

……

东万津,一处军营中。

在十几名教习的带领下,一个团级千人建制的华人义军正分散在营地内的各处训练场,展开每日都不曾断缺的军事训练。

一处靶场里。一个营,三百多名义军士兵在教习和军官带领下,正在做着实弹射击训练。靶场的边缘,王坤正在一名教习的陪伴下在观看着。

哨声响起,三百多名士兵排列成整齐的三列纵队,从靶场另一头开进。抵到预备射击地点后,所有人迅速站定。然后士兵们在各级军官急促的命令声中,迅速整队,并且按照逆时针队列来了个大旋转。从三列纵队瞬间变成了三列横队。

自始至终里,靶场内都没有乐器伴奏,就连最单调的鼓点都没有。

“全体立定!要求各师旅团党委结合野外驻训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进行“回头看””

“枪下肩!”

随着当头教习的一声大喝,三百多人整齐划一地从肩头卸下了自己的步枪。然后瞄准射击,一排排打出了一次次整齐连环的排射。

翻滚的火焰浪花中。百米外的上百个木靶被打的碎屑乱飞。

最后的冲锋命令下达,数百人齐声狂吼,挺着刺刀就冲了出去,然后将早已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木靶一个个捅烂掀翻。

紧接着又是整队的哨音响起,刚刚完成一轮冲锋的华人义军们纷纷撤回,不过两分钟。又重新排好了队列。然后一名负责军纪的教习就走了出来,将十来个在之前齐射和冲锋中出错的小兵乃至军官提了出来,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靶场边缘脱掉他们的外衣就开始用鞭子来抽打。一人十下,然后赶到靶场侧面。在太阳底下站军姿,连敷药都没有。

王坤现在是义军当中的第一流人物,作为之前石隆门华工起义时的大管家,现在的他在义军当中干的依旧是大管家的活儿。已经不接触军队有一大半个月了,今天来到东万津兵营看一看,完全没有想到看到的会是如此精彩的一幕。虽然眼前的这一营兵是此处兵营当中最精锐的一个。

“韦教习,官兵一体,赏罚分明。令行禁止。号令如一。有如此精锐,我等必可破荷兰人,大业可成啊!”王坤喜不自禁。这样的军队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之前的预料。当初石隆门起义的时候,华工们只是敢打敢拼,真论起来可是完全不如眼下的这等军队的。是的,这就是一支军队!而当年的义军只是一帮民团。

韦涛笑了笑,并没贪功为己有。“还是大家的底子好。士兵们都是矿工出身,服从命注:昨天(8月2日)晚上令。再有原先的练兵做军官。有了骨干,短短半个月就整治成型。”韦涛笑声中响起了当年的太平军。当初广西那帮老兄弟中真正能打的,可不就是紫荆山那一块的矿工、煤工么。而且眼前的这些人。几乎都跟洋人见过生死,那就更好练出精兵来了。除了士兵的年纪普遍打了一些,除外再无任何缺点。

“看到咱们的军队如此模样,队伍拉到前线打仗,我也是放心了。”王坤与韦涛回到兵营指挥部的时候,兵营中几个重要的军官和教习是都到了。

“荷兰人的军队已经开始往孟加影集合了。有一千多荷兰兵,三千多土著兵。沙捞越虽然没有出兵,但是查尔斯给荷印军队提供了太多的方便。更主要的是,他已经出钱在马来社群中招揽马来兵了。”王坤说道马来兵的时候,眼睛里放射出仇恨的光芒。那是刻入了骨髓的恨意!

他的父亲王甲,是当初石隆门华工起义的领袖之一。而当年的石隆门华工起义之所以失败,除了首领刘邦善被叛徒出卖遇害的缘故外,最大的原因就是马来社群站到了詹姆士的那一边。

所以王坤也好,李永飞、刘康生也好,对英国人,对马来人,都是一样的恨!

“新加坡传来消息,英国人暂时还没动静,应该是还拿捏不准。这个时候正当我们发力,一举扫平荷印军队,给英人以震慑。让英国人不敢轻易伸手。

所以,总指挥部决定,抽调整二团东万津和整三团高坪的两个营,汇合整四团孟加影,以雷霆之势,彻底扫灭五千荷印军。”

“现在我宣布总指挥部命令,命二团总教习韦涛为整二团团长,李昌钰为整二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四营统领丘陵远为四营营长,教习陈亨为副营,五营……”

整二团三个营的正副营长,加上正副团长、参谋长,和宪兵队长、后勤处长等十多个重要官职,全部发下了任命状。也就等于说,整二团的训练时期至今日起宣告结束,整二团彻底成军了。中午时候命令传达到了全团,所有士兵都心劲高昂,不见半点上战场的惧色。

当天下午,整个二团除了几十人留守军营外,其余的一千一百多名士兵就整齐开拔出了营地,向着北面的孟加影急行军。

两日之后,整北上的二团士兵在韦涛、李昌钰的带领下到达了与孟加影近在咫尺的希曼。这里的老百姓早就是风声鹤唳,紧闭家门不说,大部分的房屋中根本就没人,人都跑的要光了。

韦涛根本没在这里多有停留,吃了一顿饭后,马不停蹄的直到孟加影。当天晚上就见到了四团团长李永飞,和三团的副团长戴阿春。后者是梁路义的好兄弟。

三人当中,韦涛的经验当然是最丰富的。虽然他们一直没有透露过自己昔日的身份背景。但是打仗上面,李永飞和戴阿春都是很信服教习的。

三部汇合之后,兵力达到了三千人,韦涛当即命令李永飞带领本部四团在孟加影城的侧面三里的位置,连夜安营扎寨,并挖掘战壕,布置阵地。

李永飞一点迟疑都没有,领命后很快就带着部队除了城。

这一扎营就是三天时间,三天中一队又一队的达雅克人逃难进入兰芳领地。兰芳跟本地的达雅克人,乃至是马来族人,相处的都很好。比较之前几十年中的兰芳一直属于绝对的狗派,捧荷兰人的臭脚,辖区内社会环境相当稳定。而社会环境一稳定,那就肯定会形成一定辐射范围内的商业贸易循环。无论是马来人,还是达雅克人,谁也不会跟钱和安稳的生活过不去,自然而然的两边不同民族就不存在什么较为激烈的矛盾了。

扎营后还有点嘻嘻哈哈的四团被着一波又一波的‘难民’,也搞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了。所以当荷印军跨过边界向孟加影攻来的消息传到的那一刻,整个军营里的空气也似乎在凝固。然后就是不断派出的探子又不断的返回,报告着一个一个荷印军逐渐逼近的消息。

很快,数量接近五千人的荷印军终于出现在了距离华军营地正北不到十里的地方了。率领这股荷印军的,是荷兰总督约翰.威廉的卫队长罗本上校。这是一个在巴达维亚上流社会中有着广泛赞誉的军人,出身国内豪门,英俊的外表和挺拔强健的身姿,让罗本上校每每在舞会和沙龙中出尽风头,赢得无数贵妇们一把把火辣的眼光。而至于他真正打仗的本事……呃,这就不好说了。

荷兰的侦察兵很快就为他们的指挥官送来了必须得情报。孟加影城外的军营里只有一千名左右的叛军,而且没有重型火炮,也没有一定数量的骑兵。罗本顿时就定下了第二天天一亮白,就立刻发起全力进攻的决定。

而此时的华军当中,大批的嫩头青军官还仍然充斥着盲目的自信。他们信任自己手中的伙伴,认为靠着手里的武器,他们绝对能给战胜自己的对手。

一夜无事。

第二天天色一放白,荷印军营地里,所有的士兵就都开始了洗刷和吃饭。然后五千名荷印军队排着还算整齐的队伍就出了营门,向着四团的阵地直接冲来。

呜呜的军号声和强节奏的军鼓响起,正在营中紧张不安的华军士兵身体一震,如条件反射一般的就抓起了身边的步枪,开始在低级军官的组织下列队。

“快!快!十营在前,十二营在后,臼炮对随行!十一营留守阵地。”李永飞大声的命令着。未完待续

西安哪家医院而买家也要在交易完成后付清全款并且做好善后工作治疗男科好
西安哪医院男科好
南京妇科医院哪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