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国第三十三章地精美型男之哀伤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猎国 第三十三章 【地精美型男之哀伤】

第三十三章【地精美型男之哀伤】

阿达的话让夏亚和可怜虫都寒了一下,这个家伙语气里那种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冷漠,让两人心中都有些发毛。

而夏亚则想的更深的一点:这个阿达,绝对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冷面恶棍!

可怜虫看着夏亚,她在思考怎么劝说夏亚打消去找那条龙的念头,从开始她就并不看好这次冒险,如果不是没得选择的话,她才不会跟着这个土鳖跑到这里来呢。

而现在,这个神秘的阿达的语气,怎么听好像继续往前走都是九死无生的样子啊。

“怎么样?”阿达那华丽得掉渣的脸庞上,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充满了嘲弄:“你们也想去找那条龙么?是不是需要我带路?”

“夏亚!”可怜虫赶紧叫了一声,她严肃的盯着夏亚:“不要去!!”

夏亚没说话。

“不要去了!”可怜虫的语气软了一点,甚至带着一点软语哀求的味道了:“如果连几个魔法师都不是对手的话,那么我们更不成了。我们没有机会的——宝藏虽然诱人,也要有命花才行啊。我答应你,你需要钱的话,等回去之后,我可以支付给你一大笔报酬的!”

“……”夏亚略微沉默了会儿,然后他的眼神里那一点点迟疑终于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坚定:“去看看!”

“你!?”可怜虫有些抓狂:“你发疯了吗?”

“当然没有。”夏亚撇撇嘴:“我当然知道命才是最重要的。不过,既然走到这里来了,如果就这么掉头离开,总有些不甘心吧。去看看,我们不用靠近,看看情况再说。况且……说不定那些魔法师已经得手了呢。我们谁都没有看见那些魔法师是不是真的死掉了。”

阿达看着夏亚,确定了他不是在硬挺,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好,我带你们过去……不过,先说好,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夏亚狐疑的看着这个家伙。

“你们应该是冲着龙的宝藏来的吧。”阿达淡淡道:“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龙的那些宝藏都归你们,而作为给你们带路的报酬,我只要龙的洞穴里的一件东西。”

夏亚听了,不满的冷笑一声:“喂,阿达,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我的索索!你吃的是我的粮食,穿的是我的狼皮,就连你的命都是我救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

阿达听了居然也不反对,他看了夏亚一眼,忽然叹了口气,摇头道:“可惜,真可惜……”

说着,他居然就不理夏亚,缓缓的走到了旁边的那个地坑旁,飞快的将自己腰间的那块狗皮扯了下来——这个动作让可怜虫尖叫了一声,赶紧扭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阿达扑通一声跳进了坑里,正好把脑袋露出了坑的外面,仰视着夏亚,很平静的开口:“来吧。”

“呃?”夏亚张大了嘴巴。

“既然你不答应,那么就把我埋起来吧,就当你没有救过我。”阿达的语气很冷静,更有些不屑的样子:“看你们这三个家伙,身上带上,行装简陋,能跑到这里来一定吃了很多苦头,经历了很多艰辛。哼哼……没有我的指点你们尽管可以自己去找。反正这片山脉也不算太大,你们三个家伙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找过去,马马虎虎过个三五年,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有那么两三成希望能找到的。”

夏亚无言的瞪着这个家伙,两人的目光对视了好久,夏亚的眼神里有些愤怒,而这个阿达的目光始终平静而清澈,两人对视了好久,终于夏亚屈服了,他不满的晃了晃脑袋:“好了好了!我算是服了你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主动要求被活提供其它的中小企业应用方案。埋的……罢了,反正我的目标就是那些财宝,其他的东西我也没兴趣。”

阿达闻言,才重新从坑里爬了出来,将狗皮穿上——夏亚心中却嘀咕,隐隐有些自得:这个家伙虽然长得比老子帅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他那根东西却比老子小了那么一点点,哼哼!老家伙说过,男人只要那根东西大,一大遮百丑!

(老家伙继续含笑九泉……)

有了新伙伴阿达的加入,一行人继续往山里进发。

“喂,既然大家现在是同伴了,你也该多分享一点情报吧。比如那头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阿达一直走在夏亚的前面,他似乎熟悉这里的地形,领着众人往山里走,听见这话,他的脚下略微迟缓了一点,转过头来,皱眉看了看夏亚:“你难道对这条龙一无所知,就跑来寻找宝藏?”

“……不知道。”夏亚很老实的回答。

“唉。”阿达叹了口气,看着夏亚的眼神有些怜悯:“现在我有些同情你了,难道钱财就真的那么吸引人么?你连那条龙的实力是怎么样的都不知道,就敢跑来?”

“知道又怎么样?”夏亚倒是坦然,他大大咧咧一笑:“我也知道龙的实力有强有弱。可是我更知道自己的本事有多少分量——哪怕是遇到一条最最弱小的龙,我也是万万不敌的。既然这样,那条龙是强大还是弱小,和我有屁关系?我的法子是趁机浑水摸鱼罢了,又不是真的想当什么屠龙英雄。”

“屠龙英雄。”阿达听见这个词语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嘲弄:“你还差了点儿。我所知道的,人类之中能屠龙的,都是大陆绝顶的强者。你呢?一个菜鸟小武士?”

夏亚的性子仿佛就从来不受这些嘲弄的影响,他将裤腰带紧了紧,然后哼了一声:“菜鸟就菜鸟,难道你生下来下面的毛就长齐全了?”

阿达的脸色顿时变得很精彩,他怪异的看了夏亚一眼,干脆转过头去不理会这个粗坯了。

不过走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从前面头也不回的丢过来几句话。

“那是一条土系的青龙,一条成年母龙,擅长土系魔法,而且物理攻防能力按照人类的标准都是顶尖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么土系的龙在面对水系魔法的时候,防御力量稍稍弱了一点。而我遇到的那些魔法师,没有一个是水系的。所以我说他们死定了。”

夏亚听了立刻兴奋起来:“那……我听说那条龙似乎正处于虚弱的状态,这又是怎么回事?”

阿达平和的声音传来:“看来你也不是完全无知——那条龙,它的眼睛瞎了。”

……

一路上,阿达似乎就懒得再和夏亚废话了,这个家伙的性子很怪异。他说话时候的口气其实并不算太生硬,甚至偶尔脸上也会露出微笑。只不过,不管是夏亚还是可怜虫,都感觉到这个阿达哪怕是笑的时候,那双眸子里透出来的光芒都是如此犀利,仿佛能将人彻底看穿一般!

而且,他们总觉得这个阿达的行为举止之中,仿佛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高贵骄傲。

而这种高贵骄傲,并不是刻意做出来的,是在一言一行之中,不经意的就散发出了那种本能的气息。虽然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倨傲的样子,可是越是这种从容不迫的模样,却越发让人有一种让人觉得他似乎对一切都漫不在乎的感觉。

是真的漫不在乎?还是……他根本就是一切都尽在把握之中呢?

撇处这些不谈,阿达至少有一点没说谎。

他真的对这里非常熟悉!

他领着夏亚等人在山间穿梭,走过山涧,越过丛林,穿过崎岖的山坡,攀登过一座一座险峻的峭壁。

一路上足足花费了六天的时间。

这六天时间里,阿达还流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现:

他偶尔也会和夏亚说话,甚至哪怕是面对低贱的地精,表现的态度也都是和颜悦色的。

但是!偏偏对于可怜虫,这位阿达先生却始终没有半点好脸色。仔细想来,甚至有些恶言恶语的样子,眼神冷漠,而且毫不掩饰的带着一丝厌恶的样子。

这让可怜虫心中非常的郁闷。

土鳖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丑八怪。可这个美得不像话的阿达,却好像认为自己身上有病毒一样,仿佛连多看自己一眼都会弄脏他的眼睛!这种态度……

简直岂有此理!!

以艾德琳的身份,却没想到在野火原上遇到的两个人类男人,居然都是这种有毛病的家伙!

到了第六天,阿达对于可怜虫的厌恶态度,就连夏亚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其实……你不要太歧视可怜虫。”夏亚有心规劝一下,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家现在都算是同行的伙伴。

“我讨厌仪表丑陋的人。”阿达的回答冷冰冰的。

这个回答让可怜虫险些吐血。

太没天理了!

土鳖也就算了!难道这个阿达也是瞎子和变态吗?!

甚至……在这一瞬间,连可怜虫自己都忍不住有些想发疯的感觉了,她甚至会怀疑,对自己的容貌开始动摇了: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很丑陋的人?从前那些男人只是因为我的身份才故意用谎话来恭维我的?

“呃……其实,他也蛮可怜的啦。”夏亚表现的还是很厚道的:“相貌是爹妈给的,长得丑也不能怪他吧。”

“我痛恨这世界上一切不美型的事务。”阿达斩钉截铁的回答,语气甚至有几分虔诚的味道:“如果不是看在你还有几分男子汉的狂野气质的份儿上,我也不会和你说话的。”

夏亚顿时开心起来,连可怜虫的委屈也顾不得了,用力拍了拍阿达的肩膀:“哈哈哈!那是当然,我们可都是同为美男子呢!!”

可随后他却忽然皱眉:“夷……你讨厌可怜虫也就罢了,却怎么对奥克斯那么和善?奥克斯的模样……”

阿达摇头:“以地精的文化标准,奥克斯的确算是地精里的美男子了。”

好吧!

可怜虫内伤:这个土鳖还认为我比地精强一点,可这个阿达居然认为我连丑陋的地精都不如?!

(奥克斯泪流满面:欧克欧克~人家地精美型男)

走到了这天傍晚的时候,一行人在阿达的带领下来到了一片开阔的沼泽地带。

这里的地形很古怪,这片沼泽大约有近百米宽,再往两边,则是大片的泥潭,一眼往不到边际。

“要通往龙穴,这里是唯一的进口。”阿达指着沼泽的对面——大约两百米之外是一片树林:“从沼泽上走过去,穿过那片树林,后面的一座山,就是龙穴。”

夏亚其后致电莫可欣看着面前的这片沼泽,心里忽然生出一丝警觉来,这里的空气里充满了燥热,温度热的让人流汗!

他又看了看两侧的泥潭:“这里……”

“你看出来了?两边的泥潭都无法通过,踩上去就会深深的陷进去,下面可是无底洞,这么大的一片泥潭,无法绕过去。只有这么狭窄的一百米的宽度是沼泽,上面有层很薄的硬土,我们需要快速从上面跑过去,如果跑得慢了,上面的那层硬土就会坍塌……掉下去的话,我保证你就死定了。”

阿达笑了笑:“不过,这沼泽的硬土也不是容易通过的。”

说着,他随手从夏亚手里的一只皮袋子里掏出了一只野鸡——这只野鸡还是夏亚晚上刚刚捉到,准备留着当消夜的。

就看见阿达抓着这只羽毛五彩斑斓的野鸡往前一丢,野鸡欢快的格格叫了几声,沿着沼泽上的硬土就一路飞奔……才跑出了十米左右,就看见前面地上的硬土上,忽然地下的土就猛然塌陷下去,随即……

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火柱从地下喷了出来,火柱足足喷出了有四五米高!!

火焰之后,就看见那只彩色羽毛的野鸡已经变成那炭烧鸡块!随即火柱消散了下去,地上的硬土重新覆盖了回来,翻了几个泡泡,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可是隔着老远夏亚就闻到了一股浓烈之极的硫磺的味道,热气扑面而来,让人呼吸也为之一窒。

“见鬼!这是什么鬼东西?!”夏亚变色惊呼。

“看清了?”阿达转头,看着神色巨变的夏亚,微笑道:“这里是一个危险的通道,硬土之下是地下火焰,这些火焰会随时喷出来,你跑过去的时候,说不定脚下就会忽然喷出一团火来把你直接烧成焦炭!”

“妈的!”夏亚怒了:“你还说这是最安全的通道?”

阿达板着脸,冷冷道:“我保证这是唯一的安全通道了……其他的道路比这里更危险,除非你不相信我,想去其他地方试试!”

“可……这这个地方哪里安全了?”夏亚吞了口吐沫:“冲进去还不变成烤肉了!”

“想找到龙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阿达眯着眼睛,笑容清冷:“这里是一个魔法阵,原本这山下就是一片地下的地下火焰,我告诉过你了,那头龙是擅长土系,这个魔法阵将这里的地形土地做了一些特别的改动,使得下面的硬土变得脆弱无比,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夏亚看着阿达冷冷的眼神,他咳嗽了一声,这个土鳖的眼珠转了转,然后忽然转过头去,瞪着正在瑟瑟发抖的王妃先生,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怪笑:

“你!奥克斯!你先走!”

“啊??”

王妃先生双腿一哆嗦,面如土色,当场就坐在了地上。

————————分割线路————————

【先说一件很悲惨的事情,今天周末,我有点事情,所以今天就只能更这一章了。

不过!这章是加长加量的哦!!!不信大家自己看字数~

呃,说一点关于这本书的题外话。

先说明,有读者疑问,地精这个种族是不是影射某个倭国……我坚决否认!地精这么可爱的家伙怎么可以和日本人比呢!地精虽然不是人,但也总比日本人强一点吧~

为地精抗议~

关于地精语言风格,其实就是设置成了简单的主谓宾的倒装句罢了。

而且,其中几个编造出来的地精语言也都是有特别出处的。

比如说,索索这个发音,嘿嘿……其实“索索”这个词语,是当初上作家班的时候,某位专家给我们讲述一些少数民族萨满巫语里的一个单词,不过在萨满巫语里,索索这个单词的意思其实是很邪恶的:专门指男性的*……哈哈~~

还有“死基”,这个其实是我当初偶尔学来的一句维吾尔族语,在维吾尔语里,“死基死基”是一句粗口,类似三字经的意思……

还有之前写的可怜虫的真名艾德琳,我文中有解释艾德琳这个名字是拜占庭贵族语言里高贵的意思,有读者指出拜占庭语高贵美丽不是这个说的(这位读者大才~)

真相是,Adeline艾德琳,日耳曼语里“尊贵的”的意思。

呵呵,这里算是做一点解释~俺写书还是略微花了一点点小心思滴~】

【依然奋力求票~~

砸票是一种高尚的运动,多多砸票,有宜身心健康~~~】

聊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无锡治疗白癜风医院
任晋生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