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刘艳儿又算错日子了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刘艳儿又算错日子了。昨天给我打来,说上个月少算了两天,最后一次刚好错过了安全期。先是哭着说,说完了就骂,什么糊里糊涂脑子里灌了泥粥,什么八辈子没见过女人,等等等等……好像我是趁她睡觉的时候偷着把她 的,她对这种意外事故没有一丁点儿!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前三次都是“清一色”的算错日子,并且“清一色”的有惊无险。我就纳闷儿了!是不是她的脑子里灌了泥粥,一惊一乍的,其实根本就没算错!

作孽呀!我单位明明能做检查,却不能带她去。没结婚去做那检查,咱丢不起那份儿人。老办法,商量好时间和接头地点,多喝水,早挂号,步行去市医院。之所以步行,不是穷的打不起车,而是为了促进憋尿,让膀胱把子宫顶起来,有利于B超检测。就这个,都不用医生教,这都是咱早年玩儿剩下的!娘的,久病成医!

太阳像个有裸露癖的精神病患者,在天上撅着大红屁股耀武扬威,它太那个什么了,没人敢抬头看它。

燥热的暖风,下流地吹着大街上各式各样的裙子。吹不起来,却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吹。

行人们被天气蹂躏的萎靡不振,一个个都龇牙咧嘴,犯了痛经病似的。

连知了都热的没力气叫喊了,吭哧半天哼哼一声,像便秘患者咬牙切齿地排便。

就刘艳儿与众不同,虎步生风,面带杀气,冷冰冰的表情让人一看就觉得清凉。

“嘿!你看那傻娘们儿!长的跟观音菩萨那守山大神似的,扛个伞,还生怕自各儿晒黑了!……那老太太!你再不怕人看,衣裳里套个背心儿不行嘛?……这娃子!肯定死了妈了,穿的都快中暑了,也没人管……”

“你贫不贫?”刘艳儿停住脚步,恶狠狠地瞪着我。

“这不是看你心情不好,想着法哄你嘛!”我推她一把,继续走。

“你还别哄,你越哄,我越烦!”她咬着牙说。

“其实,我这心里也难受着呢。一回回的,总让你着急害怕,我怎么就这么不是人呢!”

一定会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再也不让你碰了!”

“行!我回去就把自各儿阉了,省得见了你难受。”

她不再说话,一往无前地虎步生风面含杀气。我也不再扯臊,老老实实跟着。其实,我真的挺烦的!

我恨自各儿不争气!本身就没出息。想有出息的时候,又受不了刘艳儿诱惑。把这事儿弄的家常便饭似的,难免会失手。仔细想想,有什么呀?不就那么回事儿吗!她体内又不会分泌尼古丁,怎么就比戒烟还难了?

正没好气儿的时候,斜对面杀过来一丐帮弟子,一个不大的小男孩儿。即黑且瘦,光着脊梁,下身穿条牛仔布的女式破短裤,脚蹬塑料破凉鞋,端着要饭的破搪瓷缸,可怜不待见儿地扑过来,扑通就跪倒在刘艳儿脚底下:“阿姨!出出!”还有点儿大舌头!那悲痛欲绝的架势不像是见过叔叔阿姨,倒像是千里寻爹来了!

刘艳儿还算机灵,没被他一把抱住,却也吓的大退了一步。我赶紧迎了上去。“你干嘛?不要过来!”倒把那小兔崽子吓了一跳。

“出出,我家着大火,烧的什么都没有热!我妈的腿也馋费热!”我向后看去,不远处的树底下果然还有一个少半条腿的拄拐女人,虽然穿的比她儿子多,模样却更是可怜,那眼神儿,似乎连一点儿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孩子看着我,颠着讨饭缸子,让我听里面的哗啷声。

我蹲下去摸摸小兔崽子的头:“真可怜!小朋友你多大了?”

“八睡!”他的眼神有点儿糊涂。

“叔叔带你回家吧!我让你当我干儿子,让你上学,让你过好日子!我家可好了,钱多的没地方扔,吃的喝的堆的比山还高!”

小孩子吓傻了,他妈也嗖地扭过了脑袋。

“夏涛!”刘艳儿向我一声咆哮。

“别怕!叔叔不是坏人,来,跟叔叔回家!乖!”我拉起孩子就走,他吓的拼命往后躲。我使劲往怀里拽。”

“夏涛!你抽什么疯?”

“别喊了!去叫个出租把他装上,快!”小兔崽子坐在地上打着滚儿地逃,她妈疯了似的追过来,三条腿刷刷的,速度不在正常人之下。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大哥行行好儿!小孩子不懂事儿,您高抬贵手饶他一马!”

“这小家伙很可爱呀!”我阴森森地笑着。

“对不起对不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孩子没见过世面!”

“你吃饱了撑的?”刘艳儿在后面喊。听口气,这就要“火儿”。

“把你家小子看紧点儿,我喜欢他!嗯?”我瞪着那妇女,走了。

“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还不快滚!”妇女恶狠狠叫他的儿子。

我从裤兜里掏出张餐巾纸把手抹了又抹,团成球扔了出去。

“恶心死了!你腻味人不腻味人啊?”

“你不把他吓跑,他一会儿真敢抱着你腿不撒手,更腻味人!”我心满意足地朝四下里看看,行人们都在扭头看着我笑。

“给他几毛钱打发了就行了,你跟花子较个什么劲儿?”

“我没毛票!我就五十一百的!”

“别贫了!”刘艳儿贼眉鼠眼地悄声说:“快点儿走,我有点儿感觉了!”

刘艳儿取完化验单,一出化验室的门,我就知道,又是有惊无险了。她一扫刚才的满脸杀气,眉飞色舞的,倒像是不孕患者突然查出自己怀了孩子。

“你是人不是人啊?”我揪过她胳膊劈头就问:“你脑子里灌泥粥啦?你还知道你是男是女么?”

“别碰我!刚摸了小要饭花子!”她躲闪着,依然眉飞色舞。

“再这么下去可不行了!赶紧,领证,结婚!”我说。

“马上!等我把那个电脑攒出来,咱马上办证去!”

“马上是多长时间?你要差个千儿八百的,我就给你算了!”

“差我三个月的工资。我不要纯平的了,我要液晶的。”

不出差错的话,还差一百天左右。这百天之内,我可一定要长点儿出息了……

老罗调走了。从妇幼医院办公室主任调到了卫生局办公室当主任,可谓平步青云,飞机上产子——高生(升)。我也跟着升,把他的摊子接手了。他当主任时有我在一旁跑腿儿,我当主任,却只剩光杆儿了,等于一个人干一个科的活儿,周四晚,还有总值班的夜班任务。领导答应给我安排人来,却迟迟没有找到合适人选。

还好,单位里有五个副院长,都想揽权,轮到办公室,也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能负责的也是些鸡毛蒜皮的零星小事儿,累倒不算累。

下午,抱着从门卫室找来的当天报纸,昂头挺胸直奔五楼办公室,连电梯都不用。我承认,那神情!那姿态!那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德行!即不能带着官架子让同事们反感,又要尽量表现的和平常人不一样。想有一颗平常心,却怎么也平常不起来。明知道屁大的权利都没有,可照样拿自己当个人儿!

今天情况和往常不一样,我办公室旁边的屋子开了。那是一间闲弃的屋子,五楼北面走廊,办公的除了院长就是财务室、微机室,南面走廊,就是办公室和那间闲屋,再往里就是单位的会议室了。我总想把它弄过来,可一直没找到好的借口向领导说。那屋子和办公室面积格局都一样,大间套小间,同办公室合在一起的话,比我们正院长的屋子还富裕的多。没有非常有力的理由,若想把它列为己有,恐怕只能用“做梦”的办法解决。

今儿这是怎么了?那屋子是不是有“主儿”了?

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把报纸往桌子上一扔,顺手打开饮水机开关,掉头就往旁边屋子赶。

李院长正和一个五十来岁的陌生妇女热情地交谈着,屋子里多了两张桌子,一个立柜,一台饮水机。从桌上摆放的表格等物,我猜了出来:这是民政局的。民政局早就提起过,在我们单位办个结婚登记处,方便那些到我们单位办婚前检查的,也算是婚检、领证,一条龙服务。

“小夏来了?快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民政局的张主任,到咱们单位成立婚姻登记站的。你上午有事没来,还是我找人搬的桌子。你给看看缺什么,用最快的速度给张主任布置齐了……”

我礼貌地打着招呼,说着些张姐好,有事尽管吩咐,以后多多帮助之类的淡话。暗自咬牙:民政局怎么这么没人才!到哪找了这么个老柴禾娘们儿当主任?怎么说也是代表着一个中等城市主管结婚的政府形象,也不嫌寒碜!回家得好好把我爸挖苦一番!

那张主任,头发有些稀薄,尤其是当中顶上那一块,很像儿童频道热播的三毛流浪记中那个秃顶、小眼儿的花子:小拉里。虽然穿的也算利落,但穿什么,也好不到哪去。就那双炯炯有神的蝎虎路子眼,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擅长捕捉流言飞语,制造是非矛盾的高手。尤其是那扎实的身板儿,黑红的脸膛,更让人感觉到旺盛的精力,如果在议论人时用出这南山伏虎、北海擒蛟的精力,对了,还有那焦黄的手指尖儿,吸烟,而且是用俩指尖夹烟那种……

完了!让这种人做邻居!院长还说了,缺什么都让我布置,我就是负责伺候这民政局贵宾的。我算想明白了,一个单位,哪怕是有三十个正副领导,也不能少了办公室!办公室是干嘛的?办公室就是干这个的!

“这位是我们的办公室主任,夏涛,您就称呼他小夏就行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直接找他。小伙子,利索的很!对了,他爸爸您肯定熟,就是你们夏副局长。”

“夏局长家的小子呀?”张主任摆出一副夸张的大惊失色:“那你叫我张姐可不行了!你得叫我阿姨呀!我和你爸,熟多多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小时候,那个淘呦!……”

这一叙上旧,可没完了。院长象征性的凑了几句热闹,掏装模作样地看看,摆出一副很忙,有急事儿的样子,匆匆地走了。

我问我那有“抱养之恩”的张阿姨缺什么,我像会子事儿的掏笔铺纸,一条条的记。老娘们儿家,也无非是要些衣服挂钩、石英钟、台历、扫帚簸箕拖布什么的。说完了,我在她原有的基础上,把办公室里常用的印油、墨水、复写纸、笔筒、文件夹子钉书器等等一股脑都给她写了一遍。老家伙一劲儿地夸我心儿细,利索,年轻有为,比我老子还强的多等等的华而不实的废话。

我和她心儿细?我呸!就这张购物清单,让谁看了谁也得烦。一部分在财务室签字领取,一部分签字后到平房的单位库房领取,一部分属于药房消毒用品,一部分到大街上去买,买回来还得拿着报销单找院长签字,找财务领钱……那时,她的讨人嫌的名声也就落下了!而且是落在暗处。反正谁也不会认为是我犯贱,找着给人家买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单位里,没人愿意学雷锋去助人为乐,除非是有利可图。我工作了五年,净提防同事了,哪还剩的下好心?让我规规矩矩去为外单位的老娘们儿服务,门儿都没有!我伺候她,是院长逼的。人家财务室、库房药房可不欠她的!人家白干一点儿活儿也觉得冤枉!

再也想不出缺什么了。我把纸当中对折,左边,就是在单位领的,右边,就是需要出去采购的。我对张娘们儿说:“没问题了,等着吧!今天半天就差不多齐了。那婚姻登记站的牌子没准儿,可能要晚一点儿。”

正要出去。一个姑娘抱着一个放结婚证的中号纸箱,正好把我堵在了门口,我赶紧给人家让路。

姑娘把箱子放在桌上,扭头看我,我的心当时“咣当”一声巨响。这姑娘,那叫一个漂亮!个子不高,但绝对是小巧玲珑。一条辫子,侧面斜梳着。圆脸,五官零件儿除了眼睛,都不大,满脸透着机灵。能打扮到的,都打扮了,睫毛、眼影、彩妆、除了没在嘴唇鼻子上穿耳环。眼角淡黄,嘴唇淡红,右脸蛋儿上描一朵银色的像“梦特娇”标志的小花。一身黑色的短打扮,白领、白袖。高腰的眼凉鞋,露着一截嫩白嫩白的小腿儿。尤其给我看到的是侧面, 上下玲珑,非常适合观赏。

看我两眼,扭头对着张娘们儿说:“主任,我把那边儿办公室的东西搬来了……”

“别忙别忙!”张娘们儿紧着说:“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妇幼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夏涛。特客气!刚来,就操持着给咱们添东西呢!”

姑娘扭头朝我笑笑:“夏主任好!”

“你好!”

“这是我们民政局的小新!新忆!我们俩,在这办这个登记站!”

“您好您好!”

你来我往的,反正就是初次见面问好的那一套。老套,可却不能说是错的。除了罗嗦和虚伪,谁也挑不出别的毛病来。这下,我心里美了。我就喜欢和长的漂亮的在一起!哪怕她毒如蛇蝎狠比枭獍呢?反正我又不碰。只要能养眼就行!

要说我家刘艳儿,那也是长的很出色的!只是,她爸妈不懂得保养女儿,从小,就把孩子晒黑了。可能还天天逼着孩子坐着看书学习,把肉全挤到屁股和腰上了。遗传基因也不太好,我夏天看她老子光过一回脊梁,“蒋门神”似的。难免的,把体毛遗传给了刘艳儿一些。哎……再瞧人家丫头长的,我真替刘艳儿羡慕人家。都是黄让一部分消费者抢鲜体验首款webOS至真4K电视的魅力。4月25日到5月4日期间种人,都生活在一个城市,又都岁数差不多,长的也都可堪称标志,人有的就凸凹有秩雪白娇嫩,怎么打扮都性感,怎么穿着都让人心旷神怡。有的就黑中透亮上下一般粗,怎么打扮都像个教书的,怎么看怎么都像灵魂工程师。其实,本身也是教书的……

“小新,你看看夏主任手里的单子吧!看看咱们还有缺的没有!”

“嗯.。”新忆闷哼一声,接过我的购物单。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上了。我暗自好笑。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谁看这个,头也晕!

共 57968 字 12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设在医院的婚姻登记处,就是一个社会机关的缩影。社会生活确实不乏搅动是非的长舌,尔虞我诈的算计。而“我”的见异思迁,“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机关算尽,更浓重了“谎城”虚假欺骗的浊气。小说语言生动诙谐,人物性格形象鲜明,是一篇不错的谴责小说。——猪不戒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18:42 我在看 很努力的看 字数下次在少点 就更好了 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消灭 零评论 我什么我……

2楼文友: 12: 8: 5 你的文字很幽默,喜欢。

楼文友:- 0 17:55:48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4楼文友: 11:47:05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5楼文友: 11:47:1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6楼文友: 11:47:21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7楼文友: 11:47:27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8楼文友: 11:47: 4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9楼文友: 11:47:40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 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 。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10楼文友: 01:2 :50 佳作欣赏,问好作者,祝福吉祥!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小孩子拉稀怎么办
益母颗粒与益母草丸
小孩健脾胃的药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